世界球迷有一个共性,那就是爱给他们喜欢的球队起昵称,毕竟昵称是“表示亲昵的称呼”,这些昵称融入了他们对球队的爱,让他们感受到身份认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昵称代代相传,传到后面有人会可能忘记它们最初的含义。而在西甲联赛,球队的外号起源主要有这么几种:球衣颜色、动物、食物和传说……

很显然,赫塔费的外号“蓝军(Azulones)”与俱乐部的蓝色球衣有关,不过这个外号背后的历史要更加复杂一点。

1945年12月,五位赫塔费本地人在一家名叫做La Marquesina的酒吧里会面,决定要成立一支当地球队。在市长胡安-巴尔加拉和其他要人的帮助下,赫塔费体育俱乐部开始成型。这家俱乐部于1946年2月24号正式诞生,定了队名、队徽、队歌,以及蓝色的主场球衣,取代了于1933年消失的同名俱乐部。

赫塔费在1983年由于经济原因解散,球队并入了建队更早的赫塔费希望体育俱乐部(Club Deportivo Getafe Promesas)。同年7月8号,新的合体俱乐部改名为赫塔费足球俱乐部,并继续沿用了蓝色球衣。

根据民间传说,第一家赫塔费体育俱乐部穿蓝色球衣是为了致敬当地的蓝领工人。另一个版本则称这是因为蓝色是赫塔费这座城市的守护神圣母玛利亚所穿的披风颜色。

升班马赫罗纳本赛季第一次踢西甲比赛,他们在西甲首轮比赛就2-2战平了马竞,上个月底还2-1逆转击败皇马,显然这支球队不容小觑,请记住他们的外号“红白之军(albirrojos)”,这是因为他们主场球衣采用红白间条衫,这也是赫罗纳市徽的颜色。另外同样采用红白条纹的巴拉圭国家队外号也叫“albirrojos”。

皇家社会是西甲历史最悠久的球队之一,和许多球队一样,球衣的颜色成为了他们的代称。皇家社会的外号叫做“txuri-urdin”,即巴斯克语里的蓝和白。因此身穿皇家社会球衣的球员和他们的球迷被叫做“txuri-urdin”。

马竞有很多的外号,其中最常用的是“colchoneros(床单军团)”和“indios(印第安人)”。“colchoneros”追溯至西班牙内战时期,那时候平常人家的床单都是由红色和白色条纹组成的,恰好和马竞球衣的条纹颜色一致。马竞的另一个称呼“rojiblanco”就是“红白”的意思。

至于“印第安人(indios)”,这个外号起源的一个版本是马竞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签了很多南美球员,因此有些球迷开始用“印第安人”这个词来称呼球队。后来墨西哥人乌戈-桑切斯的到来继承了这个外号,他被所有竞争对手叫做“印第安人”。随着乌戈-桑切斯加盟皇马,这个外号留给了全队和马竞球迷。

马竞吉祥物就叫做“Indi”。马竞今年夏天不仅搬进了新主场,更新了球队的队徽,连吉祥物也与时俱进。多年来马竞的吉祥物“Indi”是一只胖胖萌萌的浣熊,但是变了样后的“Indi”长了两颗虎牙,眼睛变成了蓝色,还减肥成功。马竞球迷戏称:“这是Indi在发现毒品新世界的前后形象对比。”

“印第安人”起源的另一个版本和卡尔德隆球场有关,这座球场坐落于苹果园边,正如印第安部落一样,并且马竞的红白间条衫让人联想到印第安村民。

我们都知道毕尔巴鄂竞技的外号叫做“雄狮(leones)”,这支球队的球风如他们的昵称一样强悍,永不屈服是他们最闪耀的特点。不过“leones(雄狮)”这个昵称真正的起源还得从一位名叫“马梅斯(Mamés)”的圣人说起。

一切都始于毕尔巴鄂地区一位备受尊敬的圣人马梅斯,他毕生追求自己的信仰,也毕生都在流浪避难。传说马梅斯出生于公元3世纪的卡巴多西亚王国(现在的土耳其)的首都开塞利,他是一位虔诚的殉教士。在他生活的古罗马帝国时代,罗马帝国大规模迫害基督教徒,他们认定基督教为非法。马梅斯的先辈不是被关押入狱、流放在外,就是被暗杀。

马梅斯承受了卡巴多西亚统治者的种种酷刑折磨,但他坚定不移自己的基督信仰。因此古罗马人将他扔进了斗兽场喂狮子。但是神奇的事发生了,这些凶猛的狮子见到他,不但没有将他撕成碎片,相反臣服在了他的脚下。虽然狮子没有终结马梅斯的生命,但他还是被一支三叉戟实施了死刑。

自此,马梅斯变成了圣马梅斯,而雄狮就成为了毕尔巴鄂的象征,毕尔巴鄂竞技的球员们就像雄狮一样捍卫圣人的精神,1913年俱乐部建成球场(老圣马梅斯球场)后就以圣马梅斯命名。毕尔巴鄂竞技一线队的球员们被称作“雄狮”,B队和其他梯队则被叫做“幼崽(cachorros)”。

西甲很多球队的绰号与动物有关,比如说西班牙人。在20世纪初,加泰球队决定将主场搬迁至萨里亚球场,1923年至1997年间西班牙人在这里安家。这座球场周围长了无数的树木,其中就有很多鹦鹉栖息在此处。尽管后来西班牙人与萨里亚球场分道扬镳,但“鹦鹉(pericos)”这个绰号没有被人遗忘。1997年6月21号,西班牙人在萨里亚球场踢了谢幕战,3-2击败了瓦伦西亚。

西班牙人主帅弗洛雷斯在上任发布会上就举着写有自己名字Quique和鹦鹉perico的围巾

莱万特的外号“granotas”在瓦伦西亚当地的含义是青蛙,西班牙语为“rana”。嗯,可想而知他们的吉祥物自然也就是一只青蛙了。不过这个外号是咋来的呢?在西班牙内战过后的1939年,莱万特足球俱乐部和体操足球俱乐部(Gimnástico FC)合并成为了莱万特联合体育(Levante Unión Deportiva,缩写为Levante UD)。前者有一套出色的阵容,但他们没有踢球的地方,而后者水平高的球员很少,但他们拥有一座历史性的巴列霍球场。天时地利人和,这两支球队就干脆合并了。

两队的合并催生了“青蛙”的这个外号。巴列霍球场位于图里亚河流(río Turia)附近,周围有很多的青蛙。莱万特球迷很快就接受了这个外号。直到现在,青蛙已经成为了俱乐部的一个象征。俱乐部的客场球衣和第三队服经常会采用绿色。

阿拉维斯的绰号“babazorro”有着悠久神秘的历史,这个称呼不仅仅用来指代阿拉维斯这家俱乐部,更是他们所在的巴斯克自治区南部阿拉瓦省居民的代称。这个词起源于巴斯克语,“baba”指的是西语里的“haba(蚕豆)”,“zorro”则指的是“saco”(袋子),象征阿拉瓦盛产着大量的豆类。

某一段时间里,“babazorro”加入了一点贬义意思,被用来指代不聪明或者没有上进心的人,但是现在对于所有阿拉瓦的人来说,这是个让他们骄傲的称呼。在西语里,“zorro”是狐狸的意思,因此阿拉维斯的吉祥物就是一只名叫做“babazorro”的狐狸。

在这个外号起源的时代,位于马德里自治区的莱加内斯是一座十足的农业小城,当地有很多果园和菜园,因此许多村民将种植的蔬菜和水果卖到首都马德里市。其中销售最火爆就是蔬菜,尤其是黄瓜,最受马德里城里人的喜爱。因此居住在莱加内斯的人就被称为“pepineros(黄瓜军)”。尽管比起其他蔬菜,黄瓜在当地菜园的产量要更小一点,但莱加内斯的特产黄瓜至今依然受人欢迎。莱加内斯俱乐部因此也带着巨大的自豪感沿袭了这个外号。

位于地中海太阳海岸的马拉加是西班牙最大的旅游城市之一,毕竟有了海滩,阳光,海鲜,怎么会不愁游客呢?马拉加俱乐部的外号就和当地著名的美食欧洲鳀(boquerones)有关。马拉加的渔夫们每天都能捕到这种鱼,带回家烹饪成鲜美的佳肴。

事实上,如果有一种东西能精准区分出这座安达卢西亚城市,那就是欧洲鳀。因此马拉加人将对欧洲鳀的喜爱和骄傲延伸到了对当地球队的身上。到最后,马拉加球迷都接受了“欧洲鳀”的外号。

美凌格(merengues)应该是皇马最为人熟知的外号,这种甜品的颜色与皇马的主场球衣相对应。最开始是一位名叫马蒂亚斯-普拉特斯-加尼埃特的记者将这个外号传播给世人的。他在广播电台的解说中将皇马球衣与这种美食相比较。西班牙媒体最常用“los blancos”来指代皇马,即穿白色球衣的皇马。

而“维京人(vikingos)”也是过往人们用来形容皇马的外号。据说第一次将这个词用在皇马身上的是《泰晤士报》的一位记者,他在迪斯蒂法诺和普斯卡什领衔的皇马夺得1959-60赛季欧洲冠军杯后用这个词形容战无不胜的皇马。在那场决赛中,皇马7-3大胜法兰克福,该记者如此评论:“皇马征服欧洲的方式就像从前的维京人一般,踏平了一切。”

不过“维京人”的外号还存在另一个版本的来源,那就是在上世纪70年代皇马引进了许多德国和丹麦球员,与马竞的“印第安人”相对应。

根据球衣颜色,贝蒂斯被称为“verdoso(绿衣军团)”或者“verdiblancos(绿白军团)”。不过和其他球队一样,他们还有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外号,也是最为特别的外号“heliopolitanos(太阳城民)”。

这支安达卢西亚球队的主场贝尼托-比拉马林球场恰巧坐落于塞维利亚的太阳城区(希腊语的Heliópolis),

贝蒂斯一直扎根于这片街区,在1939年至1961年间他们以太阳之城命名自己的主场(Estadio de Heliópolis),之后改名为贝尼托-比拉马林球场。2000年贝蒂斯将主场改名为洛佩拉球场后,于2010年又用回了比拉马林。

老牌西甲劲旅拉科鲁尼亚被球迷称为“大力神之子民(herculinos)”,这个外号和拉科鲁尼亚这座城市有关。

传说在很久以前,巨人格律翁(Gerión)统治着布里甘蒂(Brigantium)地区。巨人折磨他的子民,要求人们供奉一半的财产。居民实在忍受不了巨人的虐待,因此向大力神赫拉克勒斯(Hércules)求助。如所有的英雄电影一般,大力神挑战巨人来决斗,并且成功胜出,将巨人的尸体埋在了一座半岛上的小山丘。到了公元1世纪末2世纪初,古罗马人在这座小山丘上建立了宏伟的灯塔,并命名为赫拉克勒斯,灯塔高55米,整座城市的风光尽收眼底。在这座半岛附近,人们建造了一座新的城市,一个名叫鲁尼亚的女人来到了这里,因此赫拉克勒斯就用这个女人的名字为这座城市重新取名。

史书记载加利西亚自治区的维戈是一座“橄榄树之城”。当地的僧人将橄榄树种植在圣玛利亚教堂的入口处,象征和平与和谐。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教堂被拆重建,门前的那棵橄榄树也消失不见。一位修建工程的管理员马努埃尔-安赫尔-佩雷拉保留了一段枝干,扦插在了自家花园,长成了一颗大树,最后被移植到了阿方索十二世大道,成为了维戈市的象征之一。

维戈市徽上就有一颗古老的橄榄树,因此这座城市被称为“橄榄树之城”,塞尔塔的球迷和球员被称为“橄榄树(olívicos)”。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塞维利亚看中了一名年轻的希望之星,球员的父亲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工人。不过俱乐部有些高管不是很看好这名球员,因为他来自一个工薪家庭,没有当时俱乐部秉承的那种高贵身份。

虽然塞维利亚签下了这名球员,但高层内部却闹得不可开交,就好比一个男孩的妈妈不支持儿子娶一个平民身份的女孩,但男孩的爸爸则表示身份地位都是浮云啊,长得漂亮贤良淑德才是真,闹到最后男孩的父母离婚了。

嗯,没错,支持签下球员的几位高层一气之下辞职了。在离职前,他们拜访了球队的更衣室,给球员们带去了一份礼物。这份礼物是一个印有红色(塞维利亚的颜色)条纹的脸盆(palanganas),里面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我们留给你们这个脸盆作为离别礼物,希望你们能用它来收集终生的眼泪,收集的不是因为失败才留的泪,而是因为我们的成功,从此刻开始,你们要考虑它们多过于自己。”不过还有一个说法是,因为皮斯胡安球场的形状像一个脸盆,或者单纯是因为那个年代脸盆的颜色。

塞维利亚还有一个外号叫做““Nervionenses”,因为皮斯胡安球场位于当地的Nervión区。

巴萨也有几个不同的昵称,首先根据球衣红蓝颜色,巴萨球迷称加泰球队为“azulgrana(西班牙语红蓝)”和“blaugrana(加泰语红蓝)”。另一个常见的外号就是“culés”,即加泰语的屁股。额,用屁股来指代巴萨球员和球迷似乎画风有点怪,不过当你们了解了这个外号的来源后,大概会觉得这个外号很有个性……

直到上个世纪后半期开始前,即诺坎普球场投入使用前(1957年),巴萨的比赛都在坐落于工业街道的球场进行。球场看台只有两层,不足以让所有球迷观看比赛。人实在是坐不下怎么办吗?这时候就有球迷爬到了环绕球场的围墙上看比赛。球场周围的路人抬头一看,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排屁股。从那时候起,“culés”就被用来形容巴萨球迷,沿用至今。

埃瓦尔是西班牙北部巴斯克自治区吉普斯夸省的一座代表性工业小城,从15世纪开始,这里的主要产业就是重金属和军火,因此这座城市和当地的俱乐部埃瓦尔被赋予“枪匠(armeros)”的称呼。埃瓦尔军火工业的起源是旧时的皇家军火工厂在吉普斯夸省和临近的比斯开省建立,为执政者提供军火。在20世纪初期,埃瓦尔的人口只有6593人,但枪匠就占了1149人。当然现在在埃瓦尔很难看到军火工厂,不过金属工业依然是他们的主要经济来源。

拉斯帕尔马斯位于加那利群岛,而“pío-pío”是当地一种鸟的叫声。这个外号起源于一位名叫做费尔南多-埃尔班德拉的解说员,他是拉斯帕尔马斯的死忠球迷。在球队与特内里费的加那利德比中,埃尔班德拉对着特内里费看台上的解说员说:“在90分钟的交手中,只有‘pío-pío’的声音一如既往地留在大加那利岛球迷的独唱会上。”

在中国,我们叫瓦伦西亚为“蝙蝠军团”,不过西班牙人称呼他们为“los ches”。那么“che”到底是啥呢?这个词是当地常用的一个感叹词,相当于西语里的“oye(喂)”,在当地人的日常用语中很常见。

音乐作品也能成为一支球队的外号,比如说披头士乐队的《黄色潜水艇》(Yellow Submarine),后来西班牙摇滚乐队Los Mustang翻唱了这首歌的西语版本(Submarino Amarillo)。

时光拨回到1967年,比利亚雷亚尔升入到了第三级别联赛,整支球队充满希望和憧憬。在那个年代,披头士乐队风靡全球,Los Mustang的翻唱版本在西班牙获得了巨大成功。在比利亚雷亚尔升级的那一天,整座城市都在播放“Submarino Amarillo”这首歌庆祝。恰好比利亚雷亚尔的球衣颜色是黄色,并且他们像潜水艇一样每个赛季处于升降机,所以用这首歌来形容他们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另外加迪斯俱乐部的外号也叫做“黄色潜水艇”,起源雷同。

结语:西班牙俱乐部的外号起源博大精深,它们承载了一代又一代球迷对球队的热爱。对于球迷来说,了解所支持球队的外号还是很有必要的,走进球队的历史,也许小小的发现会让你更爱你的球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