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约记者陈晶晶报道 没什么比这更糟糕了。对手、平局、运气、裁判、保级附加赛,似乎一切都在跟帕尔玛做对。上周日同莱切比赛结束后,队员们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感叹时运不济,也没有为最后一线生机庆幸,而是扳起指头在计算究竟还有谁可以出现在6月14日同博洛尼亚的第一回合保级附加赛。

在主裁判德桑蒂斯频繁掏出的红黄牌的映衬下,看台上帕尔玛首席执行官巴拉尔迪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几乎是一整支球队都无法上场,难怪他怒气冲天了:“这是经过精确计算的判罚。我不知道还有谁能上场。孔蒂尼、维尼亚罗利、博拉诺、博内拉、吉拉迪诺和莫菲奥停赛、格雷拉和布雷西亚诺要代表澳大利亚参加联合会杯,马尔奇奥尼和费罗内蒂有伤,还不知道贝塔里尼能否恢复。”至于两位澳大利亚人,巴拉尔迪更是大呼荒谬,“既然俱乐部付工资,为什么必须参加国家队比赛呢?如果他们一定要回国,那我得造出个球队参赛了。”

连珠炮不仅让公众震惊,也包括巴拉尔迪自己。周二,他马上为前一天的失言做补救工作,也许是想到球队不能再“减员”了吧:“我说裁判掏牌经过计算的话是刚刚经历完比赛,太激动了。对德桑蒂斯来说,这不是场轻松的比赛。虽然我依然认为莫菲奥和吉拉迪诺的牌给得有点太牵强,但我始终相信裁判在场上是抱着公平心执法的。”

面对附加赛第一回合至少八名球员缺席,帕尔玛的确需要好好思量如何安排阵容,在尽力争取留下布雷西亚诺和格雷拉的同时,主教练卡米尼亚尼很可能使出征战联盟杯时的招数,那套二线阵容在欧洲赛场上踢得并不差。巴拉尔迪为自己打气道:“我们有22名首发,不论谁上场都会付出全部努力。我很乐观,但最担心马佐尼的经验,他的球队也很用心。帕尔玛士气不是很高,因为我们本来期待着保级。但还有十五天恢复。”

此时还要有球迷的支持,帕尔玛市长乌巴尔迪也加入进来:“支持俱乐部和球队吧!拿出你们对这个城市和黄蓝军团的爱。”帕尔玛球迷做好了准备,周日赛后,250名球迷聚集在场外鼓励球队。

博洛尼亚球迷却恰恰相反,“你们真不要脸!”“把他们薪水都扣掉一半!”“马佐尼手下的根本不是一支球队。”这样的呼喊在上周日不绝于耳。还有主教练马佐尼,不仅在更衣室门口对罗西尼大发雷霆,甚至没有出席赛后的新闻发布会。1996/1997赛季,作为卡利亚里主教练的马佐尼曾经历降级附加赛,在1比3输给皮亚琴察后,球队降入乙级。痛苦的记忆此时显然回到了老帅脑中。

艾米利亚大区德比决定最后生死,这让原本没有过节的两队视对方为死敌。当巴拉尔迪还在对裁判问题喋喋不休时,他没有想到博洛尼亚主席加罗尼已经在他身后开枪:“我们不要谈六人停赛,这只是个借口。我希望能在场上看到帕尔玛完整的阵容,但要在还清债务的情况下。这不是我的发现,这个联赛里有三支球队过去、现在都靠政府扶持度日,至于是谁大家都很清楚。有两支球队排名在我们上面一点,他们本不该有资格在意甲注册。场上对手靠政府施舍,我们却每年都不少交一分钱。这是可笑的结果,附加赛更是笑话中的笑话。”不仅对帕尔玛的帐务问题含沙射影,加罗尼还拉罗马双雄下水。

当然,他更清楚足球要靠场上说话,尽管许多人在对博洛尼亚过于老化的阵容指手画脚,但一切都等附加赛后再说:“现在球队很团结,分析结果没有意义,球队应该自救,如果能有个好结果,才轮到我来操心未来。”

大结局视频-莱切3-3帕尔马 吉拉迪诺倒钩保留一线)图文-[意甲]莱切3-3帕尔马 卡多内看防伍奇尼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